您的位置:首頁 > 黨建專欄 > 企業文化 > 文學作品
文學作品

年味-朱麗君

添加時間:2019-06-02 19:52:11   浏覽次數:441  

       年味,随着年紀的增長,閱曆的增多。留在記憶裡的有美食、風俗、鄰裡守望的和諧,還多了些思念的滋味。

       今年,是我們第一次在自己的小家過年。想起婆婆在時,過年熱鬧的情景。我默默地蒸了年糕,炸了排叉,愛人做了醬牛肉,鹵了鴨脖……鄰居的餐桌上多了我家烹制的美食;鄰居家的南瓜餅,蒸帶魚,青蘿蔔……也跑到了我家的餐桌上。這年雖不及往年熱鬧,但鄰裡間守望的和諧也是情意濃濃。

       大年初一,當睡眼惺忪的女兒一邊推托着接過我們給的壓歲錢,一邊說自己已經工作應該是孝敬我們的時候了,不能再收壓歲錢時,我想起了本命年那一年的大年初一。

       在爆竹聲裡,我、愛人和孩子一起恭恭敬敬地給婆婆拜了年。拜過年後,和往年一樣,我和愛人看着婆婆拿出一個紅包,一邊遞到孩子手裡,一邊說,好好學習,天天向上。我們三口一邊說着謝謝婆婆的話,一邊轉身要離開。這時婆婆手裡又變出兩個紅包,出乎意料地遞向了我和愛人。我局促不安地連連說不要,不要,我們都這麼大了,哪還有給壓歲錢的。婆婆卻說,今年和往年不一樣,今年是你們的本命年,給你們壓壓,拿着。我面部表情有些僵硬地看向愛人,愛人也有點懵地機械地說,拿着吧,拿着吧,媽的心意。接過紅包的我,還是有些不好意思,趕緊走向廚房。此時廚房的大竈已然升起熱騰騰的蒸氣,八十多歲的婆婆已經将飯做好了。她說,本命年不能動刀。感受着婆婆細緻入微的關愛,心裡不知怎麼竟有些酸。愛人很仔細地把壓歲錢放在錢夾的另一側,說,不能花,要留着。快五十歲了,居然還收到了壓歲錢。太幸福了。

       吃完飯,我和愛人又說起了壓歲錢,自然也說到了婆婆。婆婆平時不善言語,卻總能讓子女們感到暖暖的愛。我們在外面,她無論怎麼想我們,她也不會說,回來吧,我想你們了。我們回家,無論多晚,她總是包好餃子等着我們進門。因為餃子是最不需要勞動她那雙不太聽使喚的腿,又能熱熱地端上桌的飯。每次從家裡走,她都會扶着門框,看我們走遠。這麼多年來,我一直以為婆婆不會在意我回不回婆家,可是今年我知道了,她在意。因為她的堅持,剛剛結婚的孫女和外孫女都回了婆婆家過年。婆婆以她舊式女人的堅韌和默默的愛,讓我們體會着家的溫暖。

       年,已過。我想在未來,不管女兒長多大,壓歲錢會一直給下去。這也許正是孔子所言,慎終追遠吧。因為這是婆婆留給我們的關于年味的追憶。是我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,也是我們對幸福美滿的祝福,更是對中國文化沉澱下來的曆史傳統、價值取向和精神追求。借此祝願國泰民安,家家團圓,幸福長存!